我对扑克的认识起源于一本书,这本书讲述了David Chiu(邱芳全)传奇的一生。

  他身无分文来到美国,从敬老院打工做起,通过那一代华人特有的吃苦耐劳的坚毅品质,最终获得巨大成功。书里有一段话我印象深刻,这些年来依然记得当时的震撼之情——如果我老了,患上老年痴呆症,记不清东西,那我最后一个忘记的肯定是那种饥饿感。即使在美国这么多年,我依然记得那种深深的,根植于脑海深处的饥饿感。那是对未来的恐惧和不确定。——原文大意如此。

  为什么对这个片段印象如此之深刻呢?

  我先说另一件事。邱芳全在事业家庭双丰收之后,因为自家的车跟一伙抢劫犯的车很相似,被美国警方当做平息舆论的牺牲品丢进了监狱。虽然没有任何证据,但他的家庭依然遭受了三个月的牢狱之灾。这件事对他的打击非常之大,尤其是他怀孕的妻子和无人照料的孩子,这种耻辱让邱芳全在精神上痛苦万分。但是没有办法,这就是天灾人祸。即使后来真正的嫌犯被抓住了,也没有任何道歉和平反。律师倒是好心的告诉他,如果还想在洛杉矶待下去,就别继续告警方了,人家随便找个理由都能折腾死你。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去对抗制度的缺陷呢?但是就在这次足以摧毁多数人内心的灾难之后,作为一名职业牌手,邱芳全一举夺得了98年世界扑克锦标赛的冠军。他在比赛中的表现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,并由此走上了更辉煌的职业道路。

  若干年后,我意识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:正是老邱早年间经受过的非人的痛苦,那些甚至已经弥漫进潜意识里的危机感,造就了他极好的心理素质,观察力以及冷静思考的能力。这也是他成功的基础。苦难并不产生人才,但苦难会给人脱胎换骨,彻底重生的机会。无数人在面对失败时无法接受现实,只会造成更糟的结果。

  再说扑克。一般不特殊说明的话,扑克二字指德州扑克,世界上最流行的扑克游戏。

  国人提到扑克总是会想起赌博。这一点不久前Rich Zhu在WSOP拿下金手链后的专访上说的极好:外国一直在争论的问题是,扑克到底是技术为主还是运气为主的游戏。而国内还在讨论它是不是赌博。任何不确定性的东西都可以拿来赌,Zhu在北大读研时,海淀棋院到处在下赌棋。那么围棋是赌博吗?

  任何能够大规模流传的东西都跟人性有关。扑克也是这样,它用简单而精妙的规则展现着人身上固有的缺陷。绝大多数人输掉这个游戏的原因,长期来看,是自己所犯的错误。比如明知道此时放弃更好,却因为老是拿不到好牌而执意入池;明知道对方获胜的几率已经很高,但就是不甘心之前的投入,非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来让自己死心……说白了,一是因为情绪影响了正常的思考,俗称冲动行事,二是因为没有获取足够的信息而偏离了现实,俗称自以为是。所以经常反思自己是不是冲动了,有没有理解事实的真相,会是非常好的习惯。但它也恰恰让我们不舒服,所以很少有人能养成这个习惯。

  打牌就像是一个高度抽象的测试。你头脑是否清醒,各方面的品质和缺陷可以轻松的看出来。如果心里想着:“转牌出一张红桃的概率是近1/4,即使不中,河牌也有同样的概率。而我现在的牌力并不弱,可以跟注。长期来看,这样做是正EV的。”说明你在享受这个概率游戏。如果脑海里想的是:“只要对方手里没有A/只要再翻出来一张梅花,我这把肯定能赢回来。”说明你正在赌博。

  有一个很糟糕的事实是,人的本性难移。赌徒无论做什么都习惯于去赌一把,而善于算计的人永远会下意识的把自己放在有利位置。想着打牌赚大钱的人,都是希望靠运气不劳而获。通过打牌我也发现了自己最大的缺点,现在我经常在做决定之前强迫自己冷静几分钟,问自己一些问题:你到底是应该这么做,还是只是很想这么做?你做这件事最初的目标是什么,是不是已经被情绪上头控制了?别去想这样做的结果可能有多美好,为什么你觉得这样做是最好的,真的吗?

  最后说点结论吧,该铺垫的都已经铺垫完了。人的成功必须依赖于现实。有些事情我们无法左右,但我们必须做好那些属于我们的选择。任何成功都来源于正确的选择和足够的积累。接受现实,冷静反思,坚持改进,这样才有实现梦想的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