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两天一直在忙项目,赶工许久,压力一大便有些抑郁。

  好在这次比较幸运,汇总进度的时候,合作方一直没有回复。可能是并不如我想的那般紧急,正好,也让我有机会放松放松。闲下来就有时间胡思乱想了,此外当然要浏览下各种媒体平台。自媒体时代网上的垃圾越来越多,以前挑动情绪是技巧,博客人气如何主要还是看文章质量。现在好了,供求关系一上来,大家都开始全心全意的赚钱了。大环境如此,渴望理想国的人要么选择离开,要么就一步步的回头是岸,就像他当年充满希望的选择这个方向一样。

  微信公众号看的最少,因为90%的文章都是一个调调。TK有一个例子形容的非常贴切,既希望你能通力配合,又希望你看不出人家任何花花肠子。当然这也说明我不是这些公众号的针对人群。商业角度来讲,好的公众号是能让目标读者非常爽的东西。这一个指标就足够了,走量的模式嘛,震惊也好,愤怒也好,感动也好,只要你激动就好。感情冲动能产生利润极大的消费。有些东西可比付费值钱多了,但客观来说,如果大多数人能明白这一点,世界就不是今天这个样了。

  微博,空间,朋友圈,以及一些小众的社交媒体(指国内比较小众)。看得多了就形成对比,有了对比就自然产生了选择。有些app之所以还留在手机上,完全是因为有人习惯在上面发东西,只能通过这个渠道获得。比如某大佬的微博,虽然关注的人不多,但是他发的消息很有参考价值。对于他来说很多东西可能是无心之谈,随口说两句,但是于我而言,能够贴近一些真相非常之宝贵。

  说道真相,今年假期之前想做一个产品,专门用来过滤信息。什么对信息源做可信度评级啦,关键词时间线对比啦,流量异常监测啦……能想到的都设计在内。但是跟家人交流的时候,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人们为什么会需要真相呢?实际上,人们只希望看到自己相信的真相。毕竟是感情动物,任何行为都会无意识的保护自己,尤其是在心理上。比如当我因为想买一台MBP而去搜索相关问题的时候,看到介绍的优点会大为欣赏,而看到反映的缺点则会下意识的想要辩解或否定。又比如我经常做安卓开发,看到别人说安卓不如苹果会下意识的想要反驳,只有冷静下来之后才能发现这种冲动很愚蠢。

  但有时候我又觉得,绝对的理性是做不到的。人确实会有固有的缺点,有些甚至我们心知肚明也很难避免。所谓真相,很小的时候读过的一片文章里,可能是我有幸见过最好的描述:你能够无限的接近,却永远都无法到达。这个结论是作者在调查他爷爷去世谜团好几年后得出的,也正是因为那些残酷的现实和无奈的文字,让我记住了这句话。尽管当时我感到震撼,实际上却未能真正的理解。

  现在我多数的阅读在手机上,类似的表达可能每天看到十几个,却再也记不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