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发生了一件事情,正好用来说明职业牌手和赌徒的区别。

  我在莘莘超市抱着堆东西,排了两个过道的队伍,等我前面的哥们站到收银台前时,机器恰好坏了。东西可以等下次再买,但也已经排了很长时间的队。能不能修好,要等多长时间未知。该怎么选择呢?

  我几乎条件反射般做出了决定。扭头就走,把东西放回原处,然后离开。

  生活就是这么有戏剧性。其一,它就是这么巧的把这个问题摆在了我面前;其二,如你所猜,我走出店门的时候收银的机器又好了。回到寝室我仔细考虑了一下,然后为自己感到庆幸。虽然已经很久没打过牌了,但是学到的东西还在身上。

  这种行为可能已经被后面排队的人笑死了,在大多数人眼里立马成为了装逼失败的傻逼。

  我太理解他们了,以前我也是这样,脑子里只有自己看到的东西。

  写这些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,你的句子再客观中立,也会有人读着心里发酸,以为你在为自己狡辩。所以这一篇到这里就到此为止了,后面的内容在脑海里过一遍就足够。匆匆几笔纪念下生活中遇到的小乐趣,也为这份淡淡的Pro气息留个印记。我知道自己有一天终究会回到牌桌上,就像我最终会站到拳台上一样。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  

  生命如此有趣。